阅读历史
换源:

大和丽人 天选者们-6

作品:最后先驱者|作者:不学医的医生|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09 02:12:43|下载:最后先驱者TXT下载
  安提到现在有这么一种感觉。

  这个从莫名其妙的地方来的乡下少年,对自己和妹妹来说是和未知生物同等意义的存在。

  “…………好吧,不把话说清楚的话就不能够明白,那也只好说了,可能……不对……确实是像你说的那样,不是你的错觉,我的表情间接地把感情表现出来了……客客气气的语气,还有聊天介绍什么的太麻烦了。”

  “入侵者”听着安提的话,咚的一下敲了手心。

  “原来如此,虽然为什么会这样,我还不太明白,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很快就明白你的意思了。”

  源佐忠率直地回答着。

  但是,他对安提的情绪是种什么表现还是不明白。

  虽然读了文字,但是文字含义还是不懂。

  虽然是想想就能明白的问题,对于混凝土脑袋来说还是太难了。

  “…………原来如此,确实是错着位了,这家伙。”

  这下安提总算明白了和树所说的话的含义了。

  这个家伙实在太奇怪了,已经不是迟钝这种基准的话可以形容的了。

  …………尽管如此,对他来说,这里是像是外国一样的地方,允许他有一段时间的犯傻才是文明人应该做的。

  “反正你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我们就先去早上要做的事情的地方吧,离这里也不算太远。”

  重新摆正姿态的安提这么说着。

  但是源佐忠举起一只手示意等一下。

  “不好意思,还有一个。”

  泰然说着这话的源佐忠,安提用沉默催促他快点说出来。

  用指头顶着额头,模模糊糊的不安感,不知为何持续着。

  “我这里还有一个疑问,为啥看起来你在生气呢,难道是家里面做着靠生气来做买卖的什么生意吗?”

  “————”

  漫长的沉默。

  虽然现在来说已经是马后炮,但是安提开始对今早拿起电话的事,感觉到强烈的后悔。

  对方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这是天然呆,只是天然呆罢了——安提在心中反复如此念叨着,压抑住了自己的真实感情。

  “这并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在意,只是将这一瞬间和一觉睡到中午的情况拿来衡量的话,会发现所得相差的实在太大,让我感觉到头疼。”

  在拐弯抹角地回答完了之后,安提这次终于迈出了脚步。

  将源佐忠这个失礼的家伙,彻底地摆脱出自己的视野。

  直到到了目的地之后,我才知道那个叫安提的天选者所说的很近是真的很近。

  在大厦的街角处对面,有一家名为ambivalence的咖啡馆,毕竟坐落在这样的地方,自然也不可能大受欢迎,不过它有着丰富的菜单和不错的味道,是一家不为人知的名店,客人最多的时候也不足十人,搞不好会变成独自包场的这家店,那种宁静的环境也非常值得评价。

  在这家健全的一般市民从来不会踏足的ambivalence中,一位让见者不禁为之一震的美女正坐在窗边的一张最佳位置的桌子旁。

  年龄大约是二十五岁出头,长相有点西欧风格,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高挑身材,完全是无可挑剔的模特体型,就像用细笔“唰”地画了下去似的眉毛显得威凛无比,毫不逊色于眉毛的冷淡眼眸,虽显细长却略带耳卵形,散发出女性特有的温柔目光。

  然后还佩戴着虽引人注目却不显得俗气的装饰品,仔细一看,在腹部附近的枪袋里,还隆起了危险的凹凸轮廓,一直延伸到脊背的长发被束起在脖子附近的位置,显得非常性感。

  “你们总算来了呢。”

  简直就像美女这个词语的代言人一般的这位女士,其实竟然一大早就点了一份脊肉牛扒,而且还毫无停顿地一下子吃光了。

  那完美的用餐礼仪在这种咖啡馆里表露出来,也实在显得过于浪费,可是那完美华丽又迅速,如同暴力般的刀叉挥动手法,却让跟她面对面的我丧失了旺盛的食欲。

  “不好意思啊,加纳,花了一点时间才赶过来的。”

  “没事,今天早上的本来也是我自己的私人委托,让你们两个都一起过来我也有点过意不去,在这里等上一天的时间,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不过还是有个小小的问题,请问这位是……?”

  “——”

  安提安比两人再加上加纳,三位女性的眼神同时往我的身上瞧。

  换做别人可能此时就动摇得不行了,不过我还是不卑不亢地往前走了一步。

  “我叫源佐忠,从今天开始是这两位小姐的贴身保镖。”

  “哦——贴身保镖呢……”

  她虽然在意地在我的身上又多瞟了几眼,不过还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催促着另外两人一同入座,我想了想,坐在她们谁的身旁都不怎么合适,于是又向店员要了一只椅子坐在了旁边。

  “早上以为你们会比较早过来,所以还给你们点了另外的份……怎么,你们不吃吗?”

  加纳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安提安比姐妹的心情,注视着她们还没碰过的排骨香肠,看起来这个肉食兽很讨厌人家吃剩东西,在食物方面的教养绝对是学得足够的。

  “好吧,既然你们不吃的话,那我就拿过来了哦……可恶,真失败!完全不够分量,早知道该多要两百克才行……”

  还没等两姐妹回答,加纳就连着碟子一把把她们的早餐夺了过去,虽然教养很不错,但是在举止方面也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好。

  “那你今天果然还是为了那件事来的吧?”

  安提问了这么一个让我听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是的,总之还是想要了解那件事情背后的真相,如果一直都没有办法知道的话,我也会寝食难安的。”

  我看着她面前那风卷残云的桌面,不知道该不该对寝食难安这个描述吐槽一下比较好。

  “不过我想你也知道,之前我也和你说过了,这个能力的使用是有代价的,而且付出的并不是我们姐妹两个,而是想要知道内容的人必须完成的代价——既无法拒绝,也不能不完成。”

  “是的,不过条件也是因人而异的吧,要视乎许下的那个想要看到的内容有多复杂吧?”

  “嗯……”

  安提在担心着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听她所说的她们两个作为天选“者”的能力代价居然是不需要由自己支付的,这让我很是惊讶。

  “没事的,我也不想耽误你们太多时间,总之现在就先开始吧。”

  安提看了看一直待在身边没怎么说话的安比,她似乎也没怎么在意对话的内容,只是单纯陪着姐姐来工作而已。

  “开始之后就会指出条件了,然后看完内容之后你就要去执行了。”

  “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安提握住了安比的手,将她们两个人互相握住的这两只手放到了桌子上。

  “那么——‘全知’。”

  突然间感觉到有一种极为冰冷的,仿佛是死亡的温度一样的冷气在店内弥漫了开来。

  我当然不会怀疑是店方的制冷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很明显,问题是出在这对奇怪的姐妹身上,她们两个同时闭上了眼睛,但是嘴中却念念有词。

  “祈求者,请将你的手放到我们两个的手上。”

  声音冰冷的程度也绝不低于这店内的寒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直都没有办法理解。

  仿佛是她们两个将双手合十的时候,某种来自于异界的,绝不可以出现在现世的东西连接到了她们两个的身上。

  那“东西”没有实体也没有意义,单纯地只是一双眼睛而已,而这双眼睛也并非提供给姐妹俩,而是提供给那位“来店的客人”。

  姐妹俩的作用说是中介又缺乏人情,说是系统又栩栩如生,非要描述的话,就像是某种用来执行这项业务的模拟客服,从咨询的开始,到咨询的结束,都只有单方面的提问而已,也只有来客会得到答案,她们永远都只是中间那不可或缺又毫无意义的存在罢了。

  “……嗯,好吧。”

  加纳没有犹豫太久,她便将自己的手放到了两人交叠起来的手上。

  “你想知道的是过去还是未来?”

  “过去,我想知道的是,杀死我朋友……斋田莉子的究竟是谁?”

  “问题的答案很明朗,杀死你朋友斋田莉子的,是斋田莉子本人。”

  我看到在加纳的眼中似乎焦点并未放在眼前的两人上,而是看到了一些我所看不到的东西,她的表情越来越紧张,情绪也没有刚刚那么稳定,最终额头上都开始渗出汗来,才慢慢地把手松开,不再放到那两人的手上,并且靠在了咖啡厅的沙发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你看到了吗?”

  在加纳缩回去手的那一刻起,安提和安比两人合作才能用的这个能力似乎就已经结束了。

  她们两个立马回复了正常,安比和之前的表情也有些不同,呆愣地靠着咖啡厅的窗户看向外面的车水马龙。

  “看到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可以知道这件事的结果,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嗯……那么就和之前说的一样,接下来我要和你说明代价——”

  “好的。”

  “……代价是……”

  安提在犹豫着什么,不知是在组织话语还是因为难以启齿。

  “你必须要从今天开始……一辈子都用男装来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