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一章 爱恨交织(三)

作品:阴阳鬼妾|作者:凝二少|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1-04-09 02:10:33|下载:阴阳鬼妾TXT下载
  一切看似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依旧在伟才大学发生着,这些事情,看似跟陈诗没有半点关系,实际上和他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唉!陈诗,这人不能留,否则会成为上官家的心腹大患。”

  都市王这样和上官若欣说着,对于陈诗变得越来越强,这样的阻碍得不到根除忧心忡忡,现在冥王已经死了,也是新的时代即将到来,所以,他才把陈诗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后快。

  上官若欣有点嗔怒道:“你这是在质疑家主的安排吗?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如何对付陈诗,而是做好眼前的事情,这一次,我们必须小心,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实力为尊,这是无论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改变的真理,如果地府鬼王的实力不是到了人间之后被削弱,他们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屈居人后的,所以,现在既然选择了阵营,那么就必须按照阵营制定的规则执行下去,一切既然已经制定,那么就让其延续下去。

  “是,我知道了!”

  都市王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中多少有点腻味的,感觉混得还不如以前了,至少之前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现在却在上官家面前抬不起头,这搁谁都不会舒服,不过,想想也是释然了,因为在现在这样的动荡时局面前,只有能够耐得住,等到一切都稳定下来,新的时代来临之后,他终将恢复到以前的身份和地位。

  ……

  江梦最终还是没有拿到羽扇,在这一次地狱之行过后,对于他的自信心打击挺大的,郁郁寡欢的坐在那里,看着美美发出这样的感慨:“唉!我是‘有心栽花花不成’。”他其实还有后半句没有说,对于她“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情况,除了打心底里羡慕之外,其实也没有什么。

  美美听了江梦的话之后,不由得开口追问:“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还投奔陈诗吗?”

  江梦其实从回来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这一次地狱之行也算是有了一些收获,至少对陈诗等人的实力和境界有了客观的评价,现在的情况和当时算计陈诗时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要不要加入陈诗阵营的主动权已经丢失掉了。

  “唉!我还是低看了陈诗,没有想到他会成长到这个地步啊!”

  江梦当时在三丰殡仪馆时,遇到的陈诗在他面前那样的不堪一击,可是现在来看,陈诗所展现出的实力和境界、确实有点不能同日而语了,现在才对陈诗抛出橄榄枝,陈诗还会搭理他们吗?

  美美算是听出了江梦的弦外之音,不由得宽慰道:“我们现在的实力和境界虽然比陈诗等人了,但是,也不是特别弱,应该可以得到陈诗的重用的。”

  “重用肯定谈不上,因为已经出了两次算计他的状况,所以他不直接对我们出手,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我感觉他会把我们当炮灰看待,现在的情况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有机会缓和彼此的关系再说吧?”

  “砰,砰,砰!”

  就在他们交谈之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来得那样的不合时宜,他们连忙进行感知,下一刻两人脸上立刻浮现出惊讶之色。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美美还是赶紧去开门,拉开门之后,看到一位姿色俱佳、身材极好的女人站在门口位置,可以看出这个女人刻意用气息压制了自己的长相和身材,只是在美美眼中却看到的如此真实。

  美美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只是略微有点疑惑的开口追问:“前辈,您有事吗?” 她不得不表现出无比恭敬的态度,因为这个女人的修为境界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她连忙移开身位,让女人进入出租屋。

  等到女人进到了出租屋中,这才把门关上,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站定,对女人也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女人没有跟美美客套,一边朝着里走,一边开口说道:“别前辈长、前辈短的,你们就叫我碧柔吧!”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江梦连忙起身,迎接这碧柔的到来,他也能感觉到碧柔的气息虽然内敛,但是,身上偶尔还是散发出一点点不纯在的修者气息。

  碧柔看了江梦一眼,顺手抄起放在茶几上的零食,一点不见外的吃了起来,不由得开口说道:“我很久没有来人间了,避世太久,别说现在人间竟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弄得我还不习惯了。”

  “莫名其妙!”

  江梦和美美心中感觉突然出现的碧柔确实有点这样的感觉,两个人都有点懵圈了,惊讶之色更重了。

  碧柔自然从两人脸上的表情读出了一些东西,这才道明来这的缘由:“呵呵!其实,我是感觉到你们这里有一种熟悉的味道,所以,我才来看看的。”

  “那是什么味道?”

  江梦搞不懂自己和美美为什么会受到碧柔的关注?只是顺着碧柔的话问道。

  “浓重地狱的味道,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可能就是:你们被地狱恶鬼上了身;第二种可能就是:你们刚从地狱回来。

  很明显你们的情况是第二种情况,属于沾染上地狱中的一些气息。

  不过,我来找你们,倒是看到你们在第七层对付烈焰小鬼的过程。”碧柔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后,继续说道:“你的鱼形玉佩是曼珠给你的吧?”

  碧柔的来头,对于江梦和美美而言,确实不小了,他们不会相信她会无的放失,跑他们这来吃零食肯定不是她最终的目的,所以,他们还是选择等待着她的下文,不过,这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很快她就告诉了他们这一次前来的真正目的。

  另外一边的陈诗,已经顺利的回寝室睡大觉了,现在的寝室,一个被分尸、一个被他直接一枪打死(已经被那位幕后操纵的大能给抹除掉了),他自然不会害怕这些,没事人一样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起了大觉。

  “咚,咚,咚!”

  敲击地板上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让刚刚已经顺利入睡的陈诗猛得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搞出这么大动静,确实有点令人有点毛骨悚然了。

  这敲击地面的声音、很明显是来源是来自楼上的,但是,他所在的楼上就是楼顶,谁会这大晚上跑楼顶去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都懂,到了真正准备探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这充满抗拒的。

  陈诗感觉这就像是钓鱼一样,这声音就是鱼饵,而他便是鱼,楼顶上的东西肯定是奔他来的,他不敢有半点大意,连忙开口问起张鹿鹿:“鹿鹿,哪是什么东西?”

  张鹿鹿没有回应,他又开始追问起其他人,又开始唤出青柠剑,但是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这样的感觉非常不好,他连忙感知自己的境界,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现在能够爆发出也仅仅只是宗师巅峰一段的实力,这让他有点喜忧参半了。

  那个声音敲击天花板、也就是天台越发的剧烈,像是在催命符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他拽过放在一边的挎包,手握别在腰间的降灵杵,压低了脚步朝着五楼向上的楼梯方向摸去,他走得格外小心,每走一步都不由得四处张望,敲击地面的声音,像是鼓点一样,好像因为他的到来变得格外兴奋。

  “五楼住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但是,其他人浑然不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心中连续几次闪念,在爬楼梯的时候开始理清思路,这种楼梯有个平台和拐角,而就在来到中间的平台位置、看到楼梯拐角过后,清晰的看到通往天台上的那扇门,挂着一个大锁头,说明门已经上锁,对于诡秘事件而言,怎么能锁得住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存在呢?

  越靠近楼顶天台,那声音越来越清晰,现在的情况换个人来的话,肯定会被吓得魂飞魄散,但是,他是陈诗,处理这类事件的经验非常丰富,纵然鬼妾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他依旧勇往无前,这种事情不能因为内心的恐惧而有半分的退步,否则,导致的后果也是可想而知。

  他连续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使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恢复正常,脚步显得格外的坚决,他知道自己所在的男生寝室,绝对比想象得还要复杂得多,脚步很快就来到了通往天台的门前。

  “哐当,哐当!”

  他右手抓住降灵杵,墨绿色气息灌输过后,对着锁头的锁芯位置猛地敲击起来,不稍片刻功夫,锁芯“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朝下一拽,随着一声脆响“啪嗒”被他拽下丢在地上,对着外一推过后,门“吱呀”一声朝着楼顶天台处应声而开,眼前立刻呈现出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吓得他刚要迈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