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七十五章 隐藏的高手

作品:三哥的拳头|作者:龙腾东方|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1-04-09 02:07:17|下载:三哥的拳头TXT下载
  第六百七十五章 隐藏的高手

  当夜色降临之际,黑暗笼罩着大地。

  但是,在四面环山的山坳里,却还有些许光亮透出,刺破漆黑的夜晚,给那些习惯走夜路的人们,一个可以沿途找寻的方向。

  有光亮地方,那就是有人聚集的地方,有人聚集的地方,是不是就有客栈和酒楼呢?

  有了客栈和酒楼,那么那些走南闯北、身心疲惫的商贾和浪子们,那么他们是否很快就会找到一处可以让这些走南闯北、身心疲惫的人们,放松心情、把酒言欢的地方呢?

  如果经常经过这里的人一定知道,有光亮地方,那是一座叫“四通客栈”的酒楼,它在迎接着南来北往、身心疲惫的商贾和江湖浪子们。

  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现在是人声鼎沸、人头攒动。

  原本身心疲惫、跋山涉水的商贾和浪子们,能在这里找到这一家建筑在官道上,可以稍加休息的填饱饥肠咕噜的肚子的地方,已经是让他们欢喜异常。

  可是当他们来到了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点了自己想要的菜肴和老酒,正在惬意地品尝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山珍海味之时,这座“四通客栈”酒楼大堂的柜台处,却传来了阵阵的争吵不休的异样声音,一波未平,是一波又起。

  在场的众人就看见有一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抡起硕大的拳头,恶狠狠地砸向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而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看似文质彬彬、一脸书生像,可是他却毫不畏惧的站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等着那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的那只硕大的拳头,将自己无情的打倒。

  硕大的拳头说到就到,在场的众人眼看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提着他的的那只硕大的拳头,带着愤怒的呼啸声,恶狠狠地砸向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脑袋瓜子,但是,在场的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那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硕大的拳头,竟然一拳打空了,站在他的面前的那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已经不见踪影。

  不过这一拳,却是扎扎实实、实实在在地打在了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墙壁上,在场的众人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那堵厚厚的的墙壁上,瞬间就多出来一个盘子大小的窟窿。

  一阵微风从这堵墙的窟窿中吹进来,让在场的众人当中有许多人都打了一个寒颤,他们不竟拉拉自己身上的衣襟,将自己的身子裹了又裹,他们不想因为从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这堵墙的窟窿眼儿吹进来的凉风,冻着自己。

  “咦,人去哪里了!”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一拳击出之际,他面前的那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却消失不见了踪影,他觉得很奇怪,他四处张望着,转过身,对着那位身材清瘦、沉默寡言的中年人问道:“姑父,那个掌柜的呢?他跑哪里去了?”

  “金刚,你就不要在这里惹事生非了,人家现在就藏在你身后呢!”这位长得身材清瘦、沉默寡言的中年人尴尬的对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接着小声的说道:“实在不行,咱们就换个地方吧,不要给侯爷在这里添麻烦了,懂吗?”

  “他今天就是要走,那也得把银子赔给老朽,要不然,他今天哪里也去不了!”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声音,突然在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身后传来,吓了他一大跳,只听见那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声音接着说道:“老朽的‘四通客栈’酒楼,自从开张至今,还没有人在这里打破东西,不赔偿就想走掉的,今天不行,明天也不行,今后也不行!”

  “姑父,你瞧他说话多欺辱人,俺李金刚如果忍下这口气,怎么对得起侯爷?”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忽然一招“倒打金钟”,身子往后一个仰身,双拳猛的往后捣去,只听见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嘴里在吼着说道:“今天无论如何俺也要和他斗下去,咱们不能丢了侯爷的脸!”

  “且慢动手,你刚刚说的什么侯爷?你说的侯爷是什么侯爷?”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眼看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的双拳,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奔自己的胸膛而来,急忙一个闪身,避过了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的双拳,然后诧异的问道:“咱们暂且停下,老朽要先弄弄清楚,你刚刚嘴里说的侯爷,究竟是何人?”

  “金刚,‘天马扬蹄’、‘黑虎掏心’、‘横扫千军’!”站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大堂里的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眼见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已经出手和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动起了手,但是,他却是一直处于下风,不竟心急如焚,急忙出言指点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一些武功招式,只听见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接着说道:“金刚,下一招要用‘回风摆柳’、‘美人照镜’、‘虎尾脚’、‘登云梯’!”

  在场的众人就看见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虽说长得外表傻兮兮的,但是,他的悟性却是十分的高,他不假思索的挥拳踢腿,打出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在旁边指点他的那些武功招式,有时候他对这些武功招式不一定领会得多么的透彻,可是他依仗身大力不亏的想法,一味的对着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猛打猛攻一通!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竟然被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的双拳,打得“节节败退”。

  不过在场的众人当中,也有一些武功比较高强的人,他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的武功,不知道要比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要高出多少!

  在场的众人当中,也有些人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武功,明明比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的武功要领先和高强,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一再退让呢?

  就在在场的众人还在想为什么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明明在和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打斗之时,明明是稳占上风之际,却偏偏一再退让之时,忽然,一道寒光四射的剑光一闪,那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一挽剑花,长剑的剑尖抖出七、八朵剑花来,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的灯光的照耀下,是寒光夺目、寒气逼人。

  “金刚,你进攻他前面,本姑娘进攻他后面,咱们俩前后夹击,本姑娘倒是想看看,这个老头子到底有多厉害!”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一个箭步,右手挽起七、八朵剑花,分别刺向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后背七、八处死穴和要穴,只听见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说道:“怪不得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敢如此目中无人、眼高于顶,原来他还是一个隐藏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里面的武林高手呢!看来今天本姑娘碰到了真正的武林高手啦!”

  “公主殿下,俺金刚听您的,这一次不把这个老头子打趴下,金刚决不住手!”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粗着嗓门大声说道:“这个老头子太目中无人啦,今天俺金刚就要替您公主殿下教训教训这小老儿不可!”

  “等等、等等,两位刚刚说些什么?什么侯爷?什么公主殿下?她是什么公主殿下?”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一边努力招架着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的双拳,同时还要像陀螺一样,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闪避着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攻击向自己的那柄寒光四射的长剑,只听见这位“四通客栈”的掌柜的,连连摆手的对着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说道:“好汉,且慢动手,咱们有话好好说,咱们先将事情弄清楚了再动手不迟!”

  “金刚,你不要理他,你只管狠狠的打他便是,休要和他啰嗦!”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闻听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的话语之后,将自己手里的那柄寒光四射的长剑,舞动起来,幻化成数道剑影,左手捏着剑诀,右手将自己手中的那柄寒光四射的长剑,犹如暴风骤雨般倾泄向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那是招招相扣,式式相连,辛辣刁钻,有时候她用手中的这柄寒光四射的长剑,从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意想不到的地方攻击他,并且将自己长剑的招式,运用自如,譬如剑法中的:撩、劈、斩、刺、拍、划、旋、钩,一气呵成,只听见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说道:“金刚,你今天如果把他打得爬不起来,本姑娘重重有赏!”

  现在,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越来越多的人,放下手中的杯筷,将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原先的柜台处围得是水泄不通,吃什么,难道还有看人打架、厮杀有意思吗?

  在场的众人当中,都是一些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之人,当他们看到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手拿那柄寒光四射的长剑,围着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一剑又一剑的迅速刺、划、撩、钩、斩、劈、拍、旋,之后,他们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的为她叫好。

  因为他们从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的剑法中,就能看出,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绝不是一般人,她的剑法中有一股难以言喻、难以猜透的招法,而且都是在别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剑,她的剑法中还给人一种十分严谨、环环相扣的感觉,只是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可能因为是年岁较小,她没有能将她现在使用的这套剑法,彻底的悟透和下苦功夫钻研和火候不足的缘故,她是只得剑法中的其形,而不得剑法中的精髓!

  如果假以时日,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能参透她的这套剑法中的奥妙和精髓,恐怕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早就伤在她的剑下,甚至早就浑身挂彩、体无完肤。

  在场的众人当中,还有一些比较细心的人,在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大堂里的灯光照耀下,竟然发现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脸颊上已经是大汗淋漓,豆粒大的汗珠,从他的脸颊上滚落下来,顺着他的脖颈,流淌进了他的衣领之处,他的衣领处早就湿漉漉的,但是,他却无暇去顾及自己从脸颊上流淌下来的这些汗珠流淌进自己的衣襟里。

  因为这个时候,他要做的不是将自己从脸颊上流淌进衣领处的汗珠擦拭干净,而是要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在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和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李金刚的围攻之下全身而退!

  他又不想在当前情况不明之下伤着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和这位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的壮汉,但是,他又想不能被他们两个人的拳脚和长剑把自己给弄伤了。

  “哪里来的野丫头,你们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你们难道没有看出这座‘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人家已经对尔等手下留情吗?”正当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在权衡利弊之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大声说道:“得饶人处气饶人,在下猜想两位和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其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所以,两位何必如此不知进退、咄咄逼人呢?”

  那么,是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替这位“四通客栈”酒楼的掌柜的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