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一章:臣服于狼(上)

作品:楚门狼|作者:天雨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1-03-16 20:57:29|下载:楚门狼TXT下载
  (今天六章,中午两章,其余晚上更)

  ------

  楚狼跟随风中忆来项城,本准备和端木襄共议大事。结果端木襄引起他怀疑,双方最终撕破脸皮不欢而散。

  楚狼也明白,换作任何门派和首座都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血盟和楚门联盟至此也就寿终正寝了。

  尽管血盟的人信服端木襄,但是直觉告诉楚狼,端木襄近乎完美的外表和足以迷惑世人的微笑下面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所以楚狼宁可和血盟反目,也绝不会落入敌人阴谋陷阱中。

  楚狼踏上返楚门的路程。

  行到第二日,楚狼在一个县城偶遇九尊仆人青玉。

  青玉还带着小儿子,还有两个徒弟。

  青玉几人未想到在这里碰到门主,几人向楚狼行礼。

  楚狼对青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天尊派你们出来的吗?”

  青玉发出一声沉重叹息。

  “门主,我是出来寻找荧雪的。天尊已经七十二岁了,除了荧雪,世上再无亲人了。荧雪失踪后,天尊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心中却饱受煎熬。前几天,我看到天尊偷偷落泪。”说到这里,青玉眼圈也红了。她声音也发哽了。“天尊顾全大局,他得全力助门主。门主不在,他也得坐阵楚门不能轻易离开。我跟了他四十年了。他心里的苦我明白,他的心早就随着女儿去了。英雄有泪不轻弹,天尊落泪,心里有多难过可想而知。所以我就带人出来寻找,希望碰碰运气。”

  原来如此。

  楚狼也真是忽略了天尊失去女儿的感受了。

  梁荧雪自私狭隘,挑拨同门关系,暗算许忘生,一夜雪也是因她而死,所以楚狼对梁荧雪心存怨念。

  楚狼是不会原谅梁荧雪的。

  但是换个角度,在天尊眼中,梁荧雪可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骨肉了。儿女再不尽人意,始终是爹娘血肉,所以就算儿女犯了错,哪怕天下没人原谅,但是父母永远是儿女最后港湾。

  楚狼道:“可有线索?”

  青玉摇摇头道:“如同人间蒸发,没有半点消息。大雾山梁金峒也是心急如焚,大雾山的人也在四处打探寻找呢。”

  楚狼想起了端木襄,如果端木襄真是迷惑梁荧雪的人,那梁荧雪多半儿凶多吉少了。

  楚狼道:“这样,我再给你十日时间,如果再没有线索,你们就回楚门,免得出差错。”

  青玉道:“是。”

  随后青玉带人离去。

  楚狼也继续赶路。

  楚狼得早赶回楚门。他准备去做一件大事。这件事也是他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为了在最短时间内返回楚门,楚狼日夜不停赶路。

  两日后,楚狼进入河州域。

  再距楚门三十里外,楚狼碰到了同样赶路的宇文乐。

  碰到楚狼宇文乐很高兴,他玩笑道:“狼哥,你难道算到老五要来,所以你来这里迎接我吗?”

  楚狼道:“你小子怎么跑河州来了?”

  宇文乐道:“因为我想狼哥你啊。忘生和巧儿姐妹情深如红河水永不停歇,我和狼哥的兄弟情如日月,所以就算红河枯了山岳崩了,但日月永存。比她们牢固多了。”

  楚狼笑道:“老五,非得我揭穿你才说实话吗?你分明是想雪贵人了。不过呢,你现在一心一意待她好,我也很高兴。她现在可是我干妹子。又是我断魂部首座。你如果待她不好,我把你骨头拆了。”

  宇文乐这次的确是来看雪贵人的。

  这个纨绔子弟现在终于真正爱上了一个女人。

  所以宇文乐也收了不放浪不羁的心,真心实意对待雪贵人。

  楚狼如此关照雪贵人,宇文乐很感激,他差点都热泪盈眶。

  宇文乐道:“生我者父母,疼我者狼哥也!这次我们少主继位,血盟上下振奋,暂时也没别的事了,我就告假来看看狼哥。嘿嘿,顺便看看她。”

  对端木襄的怀疑楚狼先未对宇文乐说。他看着宇文乐道:“老五,如果有一天楚门和血盟兵戈相见,你会怎么办?”

  宇文乐还不知发生的事,他笑道:“狼哥你说笑了,楚门和血盟怎么会反目成仇呢。”

  楚狼正色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你回答我。”

  宇文乐见楚狼不像玩笑,他遂正色道:“狼哥,此地就我俩,老五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爹和风大哥他们对端木后人忠心,但是我只认狼哥。如果不是我爹,我早就投楚门了。所以说如果楚门和血盟开战,我立刻反了。那个小白脸和狼哥比起来,屁也不是。”

  楚狼听了这话“哈哈”大笑。他伸拳在宇文乐胸口捣了一下道:“好老五,算我没白疼你。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见过你们盟主了,而且我还当着风大哥的面和他撕破脸了。”

  宇文乐听了很是惊诧,他忙道:“狼哥,到底出什么事了?”

  楚狼就将事情原委详细讲给宇文乐。

  包括他和天尊在玉兰州南宫府遭受算计险些丧命的事也告诉了宇文乐。

  临末楚狼道:“我怀疑你们盟主是血月的人。我怎么能轻易给他箜篌刀谱。所以只能撕破脸了。”

  宇文乐困惑道:“狼哥,但是他真是端木先主的后人。你又怀疑他是血月卧底,这……老五有些糊涂了……”

  楚狼道:“我才不管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五,这么多年兄弟,你也了解我。我就是疑心重。不重,我活不到今天。总之,我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宇文乐道:“妈的,那我也怀疑他。”

  楚狼道:“老五,你爹和风大哥他们对血盟感情太深了。辅佐少主重振血盟是他们的职责和信念,可以理解。但是你不一样,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多个心眼。你依旧装作对他忠心耿耿……当然,演戏这种事也不用我教你。你给我监视他,有什么事,立刻传信给我。”

  宇文乐道:“狼哥你放心,我就认你。对了,这次羽主也带着六幽离开冥崖了。去找杀害并莲的凶手。我把你的话都捎给六幽了。如果他还继续相信羽主,那就是不可救药,你也别管他了。”

  楚狼道:“希望这次六幽能看透羽主吧。”